加入收藏夹,不迷路

半退休95后,等拆迁款到位,就去开小卖部

昨天发了篇《几十万人在豆瓣讨论 fire 生活》后,有读者留言我。

image image

然后我就去采访他,哥们 95 年的,在上海读完大专后进了一间广告公司做策划,这间公司呆的时间不长,后又去了一 3A 旅游景区负责媒体策划。

按他的说法,在 3A 景区的工作经验是他人生的高光,努力工作大半年成为公司唯一的策划以及自媒体广告联系人,在这间 90 多人的公司里,他是唯一不可替代的,虽然工资只有 3500 元包吃住,但成就感爆棚。

可惜这种高光仅持续 1 年半,景区换领导层后,他被调离原岗位,去到一线的服务岗,那种心理上的落差,以及国企的勾心斗角,让他萌生一种离开去做一些毫无技术含量的事情。

我问他为何这么早产生这种无意义感,他回答

image

家里小康往上以及有拆迁款成了他 “躺平” 的理由,离开景点后,通过朋友他去了上海一家酒店当迎宾,月薪 3700 元包吃住。为什么选择这里,他说源于自己一直有个开青旅的梦想,可以借机了解这个行业。

在酒店没呆多久,他就追寻自己青旅梦去了,跑到贵州一家民宿工作,月薪降到 2700 元包吃住,那是 2020 年下半年疫情期间,出乎意料是由于这间民宿偏高端,生意并没有被疫情影响多少,20 年 12 月份入住率达到 70%,31 栋楼,每间房单价去到 1500-3000,生意很好。

可惜高端的能维持生意,低端的就萎了,其他的民宿大概只有 35% 的入住率,餐饮那些生意也不好,21 年 3 月份,他离开贵州去了杭州一间民宿,月薪 3700 元包吃住。

杭州民宿在一个村里,这里有超过 50 间民宿,平均价格在 200-700 一晚,21 年 4、5、6 月生意特别好,谁知后面扬州疫情来袭,民宿的生意一下停摆,7 月入住率只有 6 月一半,本来预计 7 月入住率应该有 4 月的 2 倍,因为有暑假的学生客流,疫情导致这波客流被截胡。

疫情的因素叠加台风,8 月生意更差,全部民宿降价,他所在的店一单都没。9 月开始生意才慢慢缓和过来,10 月国庆后就没生意了,村里 50 间民宿起码倒闭 25 间,全是偏低端的,还好他所在民宿均价在 300-800 一晚,偏中端,生意维持了下来。

因为生意差,他的工作很清闲,一天的日常如下:

image image image

包吃住,一个月只上 15 天,公司给买社保,妥妥的咖啡师 FIRE,问他为什么会焦虑,回答

image

问他一个月的支出是怎样的,回答

image

问他一个月能存多少钱,回答 500 左右,我跟他说把牛肉和虾统统换成猪肉能存更多。他说由于常年保持身材所以不吃猪肉。

问他休假时有什么消遣,回答

image

说自己从不打车,连坐公交地铁都觉得奢侈,日常小蓝车是唯一交通工具。

日常买衣服都在拼多多

image image image

连剪头发都自己来,不花钱,换工作的间隙喜欢到处旅游,前年去了潮州、漳州、福州、四川,去年去了北京,每次的花费都在 2000 左右,说目前旅游是最大的开支。

image

去四川旅游时发的朋友圈

是个基督徒,平常还会去教堂做礼拜。

image

做的一手好菜

image image

目前他的计划是杭州这份工作做到今年 3 月下旬,然后去新疆找一间民宿,或者去北方摆地摊,说躺平也要换一个地方躺,对未知比较着迷,就像当初来杭州一样,什么都未知,先是惧怕,后接受,再享受。

最后我问了他一个敏感问题 - 拆迁款有多少?

image

320 万 - 400 万是一家的拆迁款,不是他个人,还说到时钱可能到不了他手里,家里的计划是花 200 万在省城买一店面,还有就是存利息养老了。因为有这份保障,他可以毫无顾忌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。

他不避讳我把跟他的聊天写成文章,大概是太渴望被关注了,之前看过一篇调研文章,说 95 后 00 后孤独感比 80、90 强很多,从事工作的稳定性也稍差,感觉他的经历可以反映出一些东西,不过几百万拆迁款这种还真是少有,千里挑一?

来源:挖数

无聊 的时候来记得来 记不住 看看

Copyright : jibuzhu.com

蜀ICP备14004303号-3